中國服飾制造浮沈錄:智能化,不可繞行的關口

2018-10-31     关键词 : 服饰制造 智能化 供應鏈 服装工厂

“浙江溫州,浙江溫州,江南皮革廠倒閉了......”

在2013年,這首神曲火遍了大街小巷,成爲調侃段子。

令人哭笑不得的是,5年後,今年8月,江南皮革廠真的倒閉了,欠債2.34億。

近年,“倒闭”、”跑路“ 、“寒冬”….各种消极字眼充斥着实体经济。 “未来10-15年制造业的痛苦将远超今天的想象。”马云作出预测。

今年,一位已從事服裝行業20多年的老板打算將把工廠租出去。

爲什麽維持不下去?他算了一筆賬。

去年,企業銷售額8000萬,毛利632萬,毛利率7.9%,還達不到10%的行業平均水平。

在632萬的毛利中,還要支出地方稅費70萬、銷售費用100萬、物流費用100萬、管理費用200萬和銀行借款利息110萬。

扣除上述費用後,利潤總額爲40多萬,交完企業所得稅,淨利只有30多萬。

雖然不舍,最後他還是把傾注了20多年心血的工廠租出去了。“這樣能多掙100萬,還不用做牛做馬。”

這位老板的經曆,折射了中國服飾制造業這些年的滄海桑田。

服飾制造的浮與沈

在2000年前後,自動化縫紉機、裁床、染印等自動化設備開始在工廠普及,生産效率急速提高。伴隨著中國外貿市場的開放,服裝工廠靠做“外貿大單”日子過得很是滋潤。

2005年開始,PC端軟件、辦公軟硬件設備發展逐步完備,工廠在管理過程中越來越多地使用IT解決方案,後來逐步與智能吊挂、智能裁剪、RFID等硬件結合,出現了紅領、報喜鳥等深度改造服裝工廠的先驅者,這些改革派的故事持續至今。

中國服飾制造浮沈錄:智能化,不可繞行的關口.jpg

2008年是一個拐點,金融風暴席卷全球,大浪淘沙,部分中小型企業亦隨之消逝。

後來,金融風暴後的經濟複蘇和國內電子商務的繁榮給了幸存者新的機會:2013年前後以批發市場爲代表的快時尚服裝供應鏈迎來新的繁榮。

08年到18年这十年间,很多工厂口中喊着“转型”,实际上是 “饥不择食”: 有些在做贴牌,在面辅料的上面赚点利润;有些成了淘品牌的代工厂;有些直接走向了“盗版”之路。

 “大而不強”的問題始終沒有得到解決。

中美貿易戰、服裝生産回流歐洲、原料價格上升、用工難、稅收重、環保清查....內憂外困下,當一個服飾制造業老板,真難。

做得越大,死得越快?

消費者在變化,追求個性化消費表達,移動互聯網進一步拉近了品牌商與消費者的距離,導致服裝朝著“快叠代、小批量、多款式”的方向發展。

好多服裝廠老板都有同一個疑問:“爲什麽做得越大,死得越快?”

其實原因大家都懂,在“多款、小單、快返”的大背景下,巨人難轉身,規模化生産意味著管理成本的指數增長和原材料的大量浪費。

“以前一個訂單幾千幾萬件都很正常,現在,很多剛起步的原創設計師品牌,一款只做十幾件或者幾十件。這種單子不好接。”

過去靠規模賺利潤的工廠,一旦訂單量下滑就無法維持收支平衡。

在這一背景下,回歸小作坊、小單元生産模式的柔性供應鏈反而逆流而上,這也催生了以廣州十三行批發檔口背後的“快反工廠”爲代表的“快反複興”。

廣州十三行商圈有大概2萬個檔口,其中95%都是一手貨源。有人說,中國女裝散貨中十件就有七八件來自十三行。2015年十三行的“新中國大廈”一年流水就有700億。

中國服飾制造浮沈錄:智能化,不可繞行的關口2.jpg

十三行毗鄰全亞洲最大的布料輔料市場——中大面料城,周圍環繞著大量“快反工廠”,檔口與這些工廠直接對接,從設計、打版到生産、交貨,平均3天完成,不會超過10天。

在這種極致供應鏈下,別人沒法抄你的款,而且基本上沒有庫存,這就是十三行在中國服裝行業中地位屹立不倒的原因。

服飾供應鏈想要逆風翻盤,智能化是不可繞行的一個關口。

真正意義上的數據驅動

在上期文章中(當我們談智能制造時,我們在談什麽?)我們了解到,數據將是智能制造的核心,未來企業在智能軟件、智能系統上的投入將占據智能制造建設成本的絕大比重。

在服飾紡織領域,當前生産主體還是中小品牌及中小型加工廠。這些工廠一方面缺乏大型機械硬件投入條件(自動化成本過高),另一方面,産線利用率還處在比較原始的狀態(管理跟不上),因此,他們更大的上升空間還是在制造端的信息化改造上。

基于服饰行业二十多年的积累,在原有行业数据的打通之上,麗晶軟件在2015年开始布局生产端的数字化改造,“巨牛云厂”智能制造解決方案随之浮出水面。

中國服飾制造浮沈錄:智能化,不可繞行的關口3.jpg

当下电商平台输出的大数据, 更多集中在消费场景和消费频次上。作为非标品类的服饰行业,这些大数据很可能效果甚微。而麗晶軟件的大数据来源于对款式的数据化解读,通过消费者的购买行为,对顾客偏好的款式、面料、尺码等信息进行多维度搜集,再根据精准数据推荐款式、搭配,甚至细化到一根围巾的织法。通过智能供應鏈的改造,这些数据进而转化成生产制造的依据。这些正是麗晶軟件存在的意义和壁垒。

柔性生産意味著“更多付出”

從前文廣州十三行的案例也可以預見,相比標准化大規模生産,服裝行業柔性化生産的趨勢會越來越強烈。

从市场调研中,丽晶了解到,“小单快反”供應鏈管理有三大难点——

其一,面輔料繁多,風格多樣,管理更複雜;

其二,換款快速,導致研發生産計劃性偏弱,信息協作效率低下;

其三,單多量小,換線轉款頻率高,導致次品率升高、質量問題不可追溯、動線難以平衡,流水線産效管理難。

“人員協同、過程監控、降本提效、智能排産。”正是巨牛工廠的核心價值所在。

服飾的設計研發是一項合作性極強的工作,一件衣服往往是無數次推倒重來後的集體智慧結晶,這過程中溝通成本很高。而依托于PLM研發管理系統,巨牛雲廠將設計步驟系統化,預先設置每個節點的審批人員,圖文結合,在線溝通,高效協同,可直接流動到采購、生産環節。而MDF商品企劃系統可以將零售數據、企劃數據與生産進度打通形成閉環,真正做到以銷定産。

在物料管理方面,通過MRP物料管理系統,可實現快速、智能(自動)、准確采購,系統可支持多物料/換料的BOM體系。

在实际生产线管理方面, MES流水线管理系统无疑是非常重要的一环。“生产一件普通的棉衬衫,至少需要经历54道工序,一个小环节出现问题没有及时处理都会造成大损耗。“一位工厂老板告诉我们。

中國服飾制造浮沈錄:智能化,不可繞行的關口4.jpg

進入車間生産環節,各組數據將同步彙集到MES系統,生成唯一碼全程可追溯,及時反映生産過程中的質量(次品追溯和返工優化)、成本(動線平衡和産能效率)、交期(准時交貨、延期預警)等問題,實現“工廠透明化”。“以前只能通過人工不斷往返于生産線之間了解情況,現在節省了不少人力物力。”客戶反饋道。

要解決的不止是生産效率

20年前,服飾制造在時代機遇裏快速崛起,也留下“大而不強”“投機取巧”的病根。今天,我們開始反思,著手升級轉型,部分企業已初見成效。

然而,服飾制造要擺脫的,不只是“低端“標簽,還有”安于現狀“的心態,這才是這些年陣痛的根源。

在智能制造時代,企業除了提升生産效率,還要通過數據、技術的驅動,打破品牌端、消費端與制造端的連接界限,以“消費者”爲核心重塑生産力和生産關系,實現産業多方高效協同,適應變幻的商業模式。


下期預告

在下一期文章中,我们将讲述麗晶軟件在智能制造领域的探索历程,并深度揭秘丽晶的智能制造体系。敬请期待。